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闺华记最新章节 - 番外十四、迟来的幸福(二)

闺华记 番外十四、迟来的幸福(二)

作者:千年书一桐书名:闺华记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谢涵正掂掇捡谷子的身世时,听到消息的太后和贵太妃赶来了,紧接着朱泓也带着安安回来了。

    令谢涵诧异的是,这一次贵太妃和太后倒十分开明,并没有看不上捡谷子的出身。

    因为对她们来说,只要朱渊能打消出家的念头,只要朱渊肯答应成亲,只要朱渊的病情可以抑制,别的都不重要了。

    不能生孩子怕什么,抱养、领养都可以解决的啊,宫里这样的先例有的是。

    可惜,不管别人说什么,朱渊都只是摇头,正僵持时,安安突然上前抱住了朱渊的两腿,“太子叔叔,你放心,安安以后肯定不会丢下你不管的?!?br />
    谢涵听了这话看了朱泓一眼,朱泓点点头,上前两步拍了拍朱渊的肩膀,“我和你四嫂商量过了,安安以后过继到你名下,等他继位后,你就是太上皇,这皇位依旧是从你名下传承下去的,我不过是代管几年?!?br />
    “四哥,这不行,安安是你们的儿子,怎么可以……”朱渊又是摇头又是摆手的,像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。

    事实也是如此,因为他清楚谢涵生安安和盼盼时吃了多少苦,以致于后来朱泓都不敢让谢涵再怀孕了,听说生完第三个孩子朱察,朱泓果断地命太医给他开了一副药,也就是说,朱泓和谢涵以后都不可能会有孩子了。

    再则,当年就是因为父皇想打安安的主意,所以朱泓才软禁了父皇,由此可见,安安在朱泓心里的分量有多重。

    可这会朱泓却说要把安安过继到他名下了,这份惊吓着实不小,朱渊有心看不懂朱泓了。

    “就是啊,安安是你们的长子,这确实不合适?!币慌缘墓筇膊坏?。

    “我们没有要放弃安安的意思,就算是过继到七弟名下,可他仍然是我们的儿子,我的意思是他可以做我们共同的儿子,多一个人疼他不是更好吗?就像是以前先皇疼夫君一样?!毙缓馐偷?。

    “那也不用过继,不过继我也会疼他的?!敝煸嗣舶驳耐?,眼圈红了。

    “可是太子叔叔,父皇和母后说了,你不成亲就是因为不能生孩子,所以他们只有把我送给你做儿子你才会答应成亲。太子叔叔,你就答应娶这位姐姐吧,你放心,我就是不做你的儿子也不会丢下你不管的?!卑舶财擦似沧?,也红了眼圈。

    毕竟他也才刚九岁,就算是再懂事,可一听要自己去做别人的儿子,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抵触的。

    “七弟,安安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,你自己看着办吧,我们这么多人,母后,母妃,还有我和你四嫂,你五哥六哥他们,你真的忍心丢下我们这一大家子去做和尚?”朱泓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有我呢。难道你真的忍心看着我在你剃度的寺庙旁边盖一间茅屋?我都能从蜀中追到这来,你知道这一路我吃了多少苦吗?”捡谷子的眼圈也红了。

    “哀家说两句吧,哀家听说民间有一家挑两家的说法,不如就让安安一家挑两家吧,他可以过继到太子名下,但现有的玉蝶不变,也就是说,他是太子和皇帝两人的儿子?!碧笏档?。

    “很好,就是这个意思,我们本来就是兄弟,你都能把皇位让给我,我怎么就不能送你一个儿子?”朱泓再次拍了拍朱渊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你们,你们非得这么逼我?”朱渊跺了下脚,转身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捡谷子见此要追过去,谢涵拉住了她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朱渊这会需要的应该是独处,毕竟这一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,她担心逼太紧了他情绪没法宣泄出来会影响到他的健康。

    “这孩子,怎么就不明白我们的苦心呢?”贵太妃看着朱渊的背影忧心忡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正因为明白,他才不想让我们为难?!毙缓档?。

    朱渊正是为别人考虑得太多,所以才会想着委屈自己成全别人,这是他的善良所在,可也是他的偏执所在,因为他不明白,别人也会像他一样想成全他,想要让他幸福。

    这天晚上,谢涵把捡谷子留了下来,问了些他们在蜀中日常相处细节,而另一头,朱泓也把朱济和朱汨两个召进宫了,他也是想从这两人的嘴里套出点消息来,同时也是责怪他们两个这么大的事情为什么没有事先告知他。

    朱济和朱汨的解释是受朱渊所托,朱渊以为在蜀中已经把话说的很明白了,他们两个也以为事情就这么结束了,怕旧事重提会伤到朱渊,哪里想到这姑娘竟然一个人追到京城来了?

    不过朱济和朱汨一致认为,朱渊最大的心理障碍是担心自己不能给对方幸福,毕竟他在宫里生活多年,清楚一个女人不能做母亲委实是一件残忍至极的事情。

    知道朱渊不是嫌弃对方的身世后,谢涵琢磨了一个晚上,给捡谷子出了一个主意。

    于是,几天后,趁着谢涵在宫里举办端午宴的机会,捡谷子当众拿出了一支竹箭,郑重对朱渊说道:“阿渊,我来京城也有半个多月了,今儿当着太后、贵太妃、皇上和皇后等各位的面,我捡谷子再问你一遍,你到底喜欢不喜欢我,肯不肯娶我?”

    “你,你,你这是想做什么?”太后没等众人开口,先问道,主要是捡谷子手里的竹箭吓到了她。

    “没想做什么,我就是想要一个准话。当初我离开蜀中进京时,师傅他老人家很是生气,说以后就当没我这个徒弟了,所以如果阿渊不喜欢我不肯娶我,我只能剪了头发做姑子去,今儿当着大家的面,希望阿渊能给我一句准话和实话,以后我绝不再纠缠?!奔窆茸铀底潘底叛廴炝?,倒也不全是为了演戏,而是真的心有所感。

    “怎么好好的突然逼问起这个来?”贵太妃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皇后娘娘说,阿渊不喜欢我,我若是一味地纠缠阿渊,只会给阿渊带去痛苦,所以我想要一个痛快话,我们江湖儿女没有这么多讲究,喜欢就是喜欢,不喜欢就是不喜欢,我喜欢阿渊,但我不愿意给阿渊带去痛苦,所以我想问阿渊要一句痛快话?!?br />
    见大家把目光都射向了自己,谢涵忙自责道:“我没别的意思,我是看七弟似乎对人姑娘没有这个意思,想着别耽误了人家姑娘的芳华,就想把劝她回去,谁知这孩子这么拧,竟然说要做姑子去?都怪我性急了,思虑不周?!?br />
    “你们别怪皇后,也别再劝我,我只问阿渊一句话,阿渊,如果你说不喜欢我,我立刻转身就走,我连尼姑庵都找好了,以后,我若再对你纠缠不清,有如此箭?!彼低?,捡谷子当众把竹箭掰折了。

    “这,孩子,气性也太大了?!庇腥怂档?。

    不过很快众人都住嘴了,都看向了朱渊。

    朱渊两手悄悄地在袖子里握成了拳,面色有些急促和惨白,“我,我,我,我不,不,不喜欢……”

    那一个“你”字还没出来,捡谷子丢下手头的两节竹箭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糟了,这孩子该不会真的出家吧?”贵太妃问道。

    “江湖儿女言出必行,她都发誓了,如有违誓,有如此箭?!毙缓衿鹆肆浇诙霞犯蠹铱?。

    “???难怪捡谷子姨昨晚对我说了一番奇奇怪怪的话,说让我以后好好照顾太子叔叔,别让太子叔叔生气,也别让太子叔叔操心,还说,如果太子叔叔以后毒发了,让我去什么,什么,什么庵里找她?!卑舶擦街谎劬σ蛔?,眼圈一红,挤出了几滴眼泪。

    “难怪前两天捡谷子姨非要拉着我说要教我做几道药膳,说是让我每隔十天就给太子叔叔炖一回,说什么对太子叔叔的身子有好处,你们瞧,我的手还被那药膳罐子烫红了呢?!迸闻我槐咚狄槐吒蠹铱此直成系暮熘状?。

    “教你做药膳?为什么教你堂堂一位公主做药膳?”太后问道。

    “因为捡谷子姨说,太子叔叔不能有自己的孩子,要我们以后多陪陪他,多孝顺他,就当是,就当是……”三岁的朱察还不会学舌,说着说着就忘词了,只好懊恼地摸了摸自己的头。

    不过此时大家都顾不上去逗弄他,而是纷纷感慨这个女孩子的用情至深。

    “难怪她不肯回蜀中,原来是怕七弟的病会复发???真是可惜了,早知我就不多事了,不如我现在去劝劝她,看看还能不能留下她?!毙缓浅R藕兜卦俅巫栽鸬?。

    不过谢涵刚一站起来朱泓就拉住了她,“算了,你去也没有用?!?br />
    说完,朱泓转身拍了拍朱渊的肩膀,“七弟,如果是我,这样重情重义的女子我绝对不会放手,因为对我来说,心爱女子的幸福绝对比一个孩子要重要得多,我言尽于此,你自己掂量着办吧?!?br />
    “是啊,难道你真的忍心让她一辈子对着一盏青灯孤老终死?”贵太妃劝道……

    朱渊听了这些话,再也坐不住了,急急忙忙追了出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