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布衣锦华最新章节 - 第一七六二章 我何其无辜

布衣锦华 第一七六二章 我何其无辜

作者:木雨相书名:布衣锦华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华锦从王府出来以后就再次回到了府里,进门的时候吩咐了人带信给毒老,毒老之前一直求着华锦,希望能在华锦的空间里面做他的那些实验计划什么的,虽然华锦自己也不是没有学过解剖,也不是说不能见血腥之类的。

    更知道这些研究如果做好了其实是造福人类的,是好事,可是她那个空间鸟语花香的,空气环境都是好的,如果真的在里面干什么解剖人体之类的,华锦觉得还是不能接受,所以一直拒绝。

    但是华锦还是专门给毒老弄了一个不错的院子,随着他怎么折腾,现在正好需要他做事了,华锦让人送信去院子,毒老岁数大了,也没有练武,甚至是因为年轻的时候那么多年一直都自己试毒,试药之类的,身体耗损很大,按理说是活不了这么长的,是华锦的泉水续了他命的。

    但是毒老身边是有高手在的,他去查验尸体的话,身边的高手自然可以帮忙,华锦倒是也省心,告诉一声就继续忙着自己的事情。

    等着杨贺把她要的东西送来,好去通州的女子会所,而今日从华锦这里吃了午饭进宫的宁在门口就被秦尚任给堵上了。

    “师兄怎么在这里?”宁对秦尚任现在就已经是很淡了,这可以说对宁来说,就已经是不大好的态度了。

    因为华锦是那种真的很少见到她会极端的恨的,她自己也说了,恨人不容易,太累,所以她如果真的被惹急了,基本也不会憋很久,早早的就会报复回来,也就过去了,对于一些不喜的人,华锦更多的就是淡淡的,不去在意,不去想了。

    宁和华锦这般亲密,华锦的态度怎么会影响不到宁呢,现在看着秦尚任,宁的态度自然也是恭敬的,只是不免多了几分生疏。

    秦尚任也看出来了,但是他不觉得自己是有错的,他看着宁“不是给你两个时辰的吗,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不过就是吃个午饭而已,也不需要那么久,师兄如果没有什么要说的,今日事情忙,我就先做事了!”宁说道。

    “宁小四,你应该知道,我专门让你有时间出去,是为了什么,你这是什么态度!”秦尚任皱眉。

    “小四是真的不知道,小四也没有觉得自己真的有必要一定空出时间出去做什么事情!”宁不是不懂,只是他更不懂的是,他的态度难道还不够明显吗,为什么总是用自己的想法去衡量别人,对他是这样,对小六也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秦尚任哼了一声“我知道你和小六对我有意见,但是你们怎么不看看自己做得事情,我会有错吗?”

    “小六以前就说了,人活一世,都是按照自己的想法来做事的,如果师兄自己觉得不错,那就继续吧,只是我和小六也是一样按照自己的想法做事,立身于世,我们无愧于任何人!”宁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他总是你的父亲!”秦尚任看着宁面无表情的样子,还是说话了。

    宁看着秦尚任,这个人到现在也不知道邱南冲现在的结局,是华锦和宁怀远一起做下的,否则怕是说的话就不仅仅是这样的了,只是,这话说起来也是有意思“我没有父亲!”

    “你以前自己动手故意陷害报复,我不说你什么,我知道你心里面有怨气,可是到了最后,他也用自己的生命赎罪,最后甚至是为了自己的名声,血书上表,即使不能功过相抵,可是他也算是做到最好了,你就算不认,连最后一面都不愿去看看吗?”秦尚任看着宁,一脸失望。

    他在王明门下学习的时候,宁已经也在了,那时候他是最小的,秦尚任亲自看着他长大,跟看着自己的孩子一般的,他以前就担心宁因为母亲的影响,还有之前的那些经验,会变得恨意极端。

    本来以为长大了就会好一点,认识了华小六,两个人都在变好,可是真的细细的琢磨起来,华锦和宁两个人看着似乎变好了,可是又有一种其实互相依赖,但除了对方不在乎外界一切的感觉。

    那变好又好像不是真的变好了,再加上之前他从华锦那里得到的那些信息和资料,他就更担心了。

    “师兄,小六以前说过,人与人之间呢,能好好相处那是最好的,就算有一天必须走向不同的路,总是也不要恶言相向,因为真的太难看了,但是师兄您不能总逼着我说那些难听的话,对我来说,没有亲自杀了邱南冲,就是我对他最大的宽恕,什么最后一面,我不想见,更不觉得自己有这个义务!”宁很厌烦。

    他不是听不得话的,但是秦尚任这种好像自己是亲爹一样的,自以为是的关心,直接上来告诉怎么做什么的,真的让人无端看着就心烦的很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执迷不悟,他连个埋骨人都没有,就算他真的对不起你母亲,真的害了你,可是你不是也好好的活着吗,你不是已经成功了吗,人已经死了,何必再去计较这些?”秦尚任又念叨起来。

    “够了,如果师兄要说的是这个,我想我没有必要继续听了!”宁根本不想听了,他甚至不懂为什么到了这个时候,秦尚任要和他说这些事情,邱南冲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存在,他最大的意义就是推进了彻查通倭这件事。

    仅此而已,除了这个,没有其他的意义,可是为什么秦尚任要这么纠缠这件事不放,那个人本来就没有尽到过一天的父亲的责任,死活又与他有什么相干。

    “你就去看一眼,这一点妥协都不行吗?”秦尚任的眼睛里面都是失望,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一般的,还有害怕。

    宁终于回头看着他“为什么我要妥协,当年他勾引又抛弃我娘的时候,他妥协过吗,我娘一个人带着孩子离开京城的时候,发疯打我骂我的时候,她有没有妥协?没有,他们都没有,他们都一意孤行的只做自己的事情,可是师兄你来告诉我,我何其无辜,只是命不好的托生成为他们的孩子,就要经历这些?”